积极稳妥推进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改革

作者:张玉洲 杨守畔来源:解放军报发布时间:2016-02-16 08:01:53
【 字号: 】【打印 】【 纠错

    紧紧扭住推进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改革的关键环节

    完善科学合理的服役制度。军人服役是实施军人职业化的重要基础。目前我军军官服役制度的主要问题集中表现在:军官服役周期过短,团以下军官普遍更替速度过快,在基层一线岗位历练不扎实,甚至存在“一年学,两年干,三年就等着换”现象,还有一些中级军官刚培养成熟就面临退役,人力资源使用效益低下。而职业化程度较高的美军军官,实行的是“前慢后快”式晋升模式,对校级以下军官服役和任职年限规定较长。为此,要对军官服役制度进行系统调整,延长初级军官最低服役年限,确保基层军官多“蹲蹲苗”;合理设置中高级军官最低和最高任职年限,解决高级军官积压、中级军官晋升困难等现实矛盾;延长培养成本高、周期长、专业复杂岗位的新型作战领域军官服役年龄年限。

    建立军衔主导的晋升机制。以军衔主导晋升说到底就是“量能以授职”,是军官职业化的显著特征。从我军现行军衔制度看,军衔标识军人专业能力和区分军人等级功能不强,一衔三职甚至“职衔倒挂”,不能区别领导与指挥关系,难以发挥应有的指挥管理功能。深化军衔制度改革,需要突破原有束缚,实行“衔本位”主导,职衔关系逐步由“一职多衔”向“一职一衔”过渡,厘清指挥关系、服役关系、利益关系;军衔授予向作战指挥岗位军人聚焦,体现战斗力标准;薪酬待遇实现由职务工资为主过渡到以军衔工资为主,改变军官待遇与职务捆绑过紧的现状;军衔标识增加体现军功、执行重大任务、受培训教育水平等内容,增强军人的荣誉感、自豪感。

    明晰分类管理的发展路径。要把分类管理作为军官职业化制度的一个关键性问题,科学规划军官职业发展路径。我军现行军官分类体系机械化半机械化的时代烙印较深,分类标准笼统,结构层次不清,缺乏清晰的发展边界,易造成随意改行、无序竞争、无序流动。发达国家军队根据军兵种特征对军事专业领域进行了严格细致的划分,仅美国陆军军官就设置三大专业领域43个职位类别。我军应立足现代军事职业分类特点,着眼促进军事人力资源合理配置和战斗力提升,按照作战职能划分军官发展领域,按照任职资格建立职位分类标准,区分专业发展和复合发展设计成长路径,构建清晰透明的发展职业发展前景。

    构建三位一体的培训体系。教育培训是职业军人职业素养可持续发展的保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健全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和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当前,我军各类人才的职业素养不高、适应岗位要求的核心能力不强等问题还比较突出。必须按照能力为本、覆盖全员、功能融合、资源共享的原则,以军事职业能力生成发展为导向,以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为重点,深入推进院校教育综合改革,着力强化部队训练育人功能,大力发展军事职业教育,着力提升各类人才面向战场的实践打赢能力、面向部队的岗位胜任能力、面向未来的创新发展能力。

    推进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改革涉及面广、关注度高、敏感性强,需要重点把握党管干部、战斗力标准、体系化建设、法治思维理念等原则要求,凝聚改革共识,克服路径依赖,突破利益藩篱,确保各项改革举措落到实处。

 


(责任编辑:陈丽娜)
相关阅读: